油气田开发技术服务
钻井设计
定向井服务
油气田(藏)评价及开发方案设计
油气田(井)产量预测及储量计算
油气田开发应用软件开发及服务
定向井技术
随钻测量工具
LCM泥浆脉冲 EM技术 随钻伽玛 近钻头测量 随钻电阻率
水力振荡器
旋转导向系统
井下动力钻具
钻头
完井工具
旋转式刮管器
防反转装置
连续油管钻井
马达一体式水力振荡器
连续油管接头
马达头总成
磨鞋
完井压裂
裸眼完井解决方案
MultifracTM 多级压裂系统 EnerFracTM 滑套 裸眼封隔器 压差起始滑套 井底循环滑套
套管完井解决方案
MultifracTM 多级压裂系统 EnerFracTM 滑套 复合压裂桥塞
绿色智能采油技术
载荷位移智能无线示功仪
光电互补智能控制柜
五大采油工艺专业软件
光电互补运维管理平台

【转载】油气行业数字化创新:斯伦贝谢、壳牌、BP、雪佛龙、挪威国家石油公司

来源: 原创 发布时间: 2020-07-24

 

深入研究油气行业数字化创新模式对推动国内石油公司数字化进程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分析了油气行业数字化创新的原因,总结了国际主要油气公司和油服公司的数字化创新模式。通过上述分析与总结,得到业务与技术基础决定石油公司数字化布局与策略、数字化平台对油气行业数字化转型日趋重要等启示。

一、油气行业数字化创新原因

 

1、油气行业数字化成熟度较低

 

2017年12月发布了中国22个行业的数字化指数,结果显示,中国油气行业整体数字化水平跟通信行业、媒体、金融和保险、娱乐休闲、零售贸易、公用事业、医疗保健、批发贸易等相比存在一定差距。

 

2、数字化技术有助于提升油气行业价值

 

2016~2025年间,油气行业数字化将为油气企业带来1万亿美元左右的新增价值。其中,将给油气上游、中游、下游企业带来5800亿~6000亿美元、1000亿美元、2600亿~2750亿美元新增价值。


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数字化与能源报告》显示,
如果数字技术得到充分应用,全球油气技术可采资源量将在现有1.4万亿t油当量的基础上,增加750亿t(增幅5%),相当于当前全球年油气消费量的10倍(图1)。

图1:数字化技术对全球油气技术可采资源量影响

 

二、油气行业数字化创新模式

 

1、通过自主研发,确定数字化前沿技术布局方向

 

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于2017年制定了一个包含6个子项目(数字安全、下一代井口交付、井下数据分析、未来油田、数据驱动操作、过程数字化和商业洞察力)的数字路线图,并建立了数字学院和数字化中心,后者主要负责协调和管理公司的数字化业务,开展大数据分析、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等数字化技术研发

 

2016年,壳牌公司新建天然气一体化和新能源事业部,以期借助数字化技术推动新燃料和新能源发电业务发展。为此,壳牌组建了数字化技术团队,积极推动3D打印、机器人、计算技术、先进分析技术、物联网等数字化技术的研发

 

BP成立了数字创新机构(DIO),研究的重点领域包括认知计算、分布式分类账技术、机器人技术等。

 

斯伦贝谢在2014年建立了软件技术创新中心,主要研究高性能计算、云、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可视化等技术的应用。

 

2016年,斯伦贝谢工业互联网中心成立,专注于云、大数据、工业物联网、自动化、跨平台网络安全等的架构和基础设施开发。


2017年1月,斯伦贝谢道尔研究中心(SDR)新建立一个
机器人部门,计划利用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实现油田自动化;在2017年9月发布了DrillPlan数字化钻井设计解决方案,能够显著提高钻井作业效率和质量。

 

2016年,其研发的工业云服务平台PrEdlx开始运行,向客户提供资产绩效管理、运营分析服务、数据服务、安全服务以及运营优化服务(图2)。

图2:PrEdlx云服务平台架构与服务

 

2、加强技术合作,与科技企业共同开发数字化技术

 

由表1可知,2014~2018年,开展数字化合作的油气企业越来越多,合作的内容也越来越广泛,涉及到数字技术的多个方面,包括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认知计算、区块链等。

表1:2014-2018年油气企业数字化合作主要事件

 

此外,油气企业之间开展数字化合作的案例较少,主要是跟谷歌、微软、英特尔、IBM、华为等科技企业强强联合(图3)。这一方面是因为数字技术并不是油气公司的专长,另一方面也因为科技企业看好油气行业发展前景。

图3:2014~2018年油气企业与科技企业数字化合作

 

3、通过技术并购,提升数字化技术服务能力

 

并购是油气企业获取数字化技术、推动数字化转型的重要途径。油气行业并购的驱动因素发生了重要变化,获取数字技术等新能力、建立替代能源投资组合正成为油气行业并购新焦点(图4)。

图4:2017年油气市场并购驱动因素

 

2017年7月,GE油气与贝克休斯正式合并,新成立的BHGE成为了一家数字化综合性油田服务公司。

 

2017年6月,美国领先的陆上钻井公司赫默里奇佩恩(H&P)以7500万美元收购Motive Drilling Technologies,后者研发的钻头导向系统是应用认知计算指导定向钻井过程的行业领先者。

 

2017年9月,陆上石油钻探公司纳伯斯工业(NABorsIndustries)收购挪威机器人钻井系统公司(RDS),计划将RDS领先的机器人钻井技术应用到其现有和新造钻机中,完善钻井自动化解决方案。

 

2017年12月,NABorsIndustries收购TESCO公司,继续强化钻井自动化和分析领域的能力。2018年1月,壳牌旗下的贸易部门收购了基于区块链的初创公司Applied Blockchain的少数股权。

 

4、开展风险投资,挖掘数字化技术市场潜力

 

2014年低油价以来,石油行业数字技术投资上升趋势较快,聚焦于数字分析与数字平台、机器人、无人机等领域。


其中,壳牌、雪佛龙、BP等油气公司是进行数字技术投资的主要企业,油服公司则较少开展风险投资。

 

1998年壳牌成立科技风险投资公司(STV),是最早成立风投机构的国际大型石油企业。在数字化方面,STV投资了FArEPilot、Wonderbill等2家公司FArEPilot 是一个移动约车平台,出租车司机识别和推荐用车需求高发区域,继而为车辆和乘客提供全订单完整预定服务。

 

雪佛龙于1999年成立了科技风险投资公司(CTV),致力于推动新兴技术创新,改善雪佛龙基础业务运营。信息技术是CTV关注的5大风险投资领域(石油与天然气、先进材料、通信与网络、新兴/替代能源、信息技术)之一。

 

截至2018年6月,雪佛龙投资了5家数字化技术公司,分别是Maana、MoBlize、Nsslabs、PanzurA、VErossystEMS。其中,Maana公司开发了Maana知识管理平台,利用其专有的AI算法,将专家知识和各个孤岛的数据相结合,帮助企业员工做出更好更快的决策,从而达到优化客户资产和决策程序、降低成本并提高效率的目的(图5)。

图5:MAAnA知识管理平台

 

BP风险投资公司成立于2004年,数字化转型、移动出行、生物和低碳产品、碳管理、电力和存储正成为其关注的5大风险投资新兴领域。

 

2017年6月,BP风险投资公司对人工智能和认知计算公司Beyondlimits投资2000万美元,试图推动后者在AI领域的专业技术应用于油气领域,提高决策速度和质量。此外,BP还投资了Xpanslv、Fotech、Xact等公司,以利用数字技术推动公司全面发展。

 

三、结论

 

国际油服公司主要关注应用数字技术提升勘探开发效率、降低成本;油气公司则把数字技术当作自身向综合性能源公司转型的利器,基于数字技术进行了更广泛和多元化业务的探索,以应对能源转型带来的挑战。数字化平台对油气行业数字化转型日趋重要。数字化平台逐渐成为油气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引擎,对内整合后台系统能力与数据资源,对外向客户提供数字化运营所需的业务能力与技术支持。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本文作者:皮光林,光新军,王敏生,陈金峰,文章由油媒方整理发布,内容不做商用,仅用于技术交流,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欢迎业内朋友投稿交流,共同传播油气创新知识。